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组建战略支援部队的重大决策

来源:http://www.baidu.com/日期:2018-12-14 10:56 浏览:

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组建战略支援部队的重大决策非常英明 (原标题:这省两任&;70后&;援疆总指挥都落马了)

今天(12月11日),又一&;70后&;官员落马。

据辽宁省纪委监委消息,辽宁省委统战部副部长高宏彬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高宏彬是正厅级官员,1971年出生的他今年47岁。2010年,高宏彬39岁,升任正厅级,并且在当时是援疆干部。

值得一说的是,高宏彬还是十九大代表。

博士干部 出任新职务3个月落马

高宏彬是&;70后&;,在落马的正厅级官员中,&;70后&;的人数不算多。

政知圈(微信:)注意到,高宏彬的履历中,学习经历十分显眼,他是工学博士,本科和研究生都在东北大学。

1996年,他研究生毕业先在辽宁省委党校任职。之后长期在沈阳市经贸委工作,官至办公室主任。期间,1991年至2000年,他在澳大利亚拉筹伯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学习,并于1997年至2002年在东北大学在职学习,获得工学博士学位。

2002年,他调往法库县出任县委常委、副县长,后来转任县长。在这期间,他于2002年12月至2005年11月在东北大学在职进行博士后研究。

可以说,高宏彬是位高学历干部。2007年,他从法库县县长职务上转任辽宁团省委副书记,成为团系统官员。

3年后,2010年5月,他出任辽宁省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总指挥、援疆干部总领队,39岁成为正厅级官员。

在援疆期间,他就任新疆塔城地委副书记。2010年12月,除了在新疆的任职,他又同时担任辽宁省发改委党组成员、副主任,2012年1月转任本溪市委副书记。

2012年2月,他结束援疆工作回到辽宁,全职担任本溪市委副书记、市长,并于2015年6月出任本溪市委书记。一年后,他转任抚顺市委书记,在抚顺工作2年多,今年9月,他刚刚出任省委统战部副部长。

出任新职务3个月后,高宏彬落马。

援疆近2年 后任援疆总指挥一年前落马

相信有读者注意到了,高宏彬的履历中,很重要的一笔就是,他曾是援疆干部。

高宏彬的援疆时间从2010年5月至2012年2月,不到2年,时间不算长。根据中组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011年发布的《对口支援新疆干部和人才管理办法》(下文简称《办法》),援疆干部和人才在新疆担任党政职务的,在疆工作时间一般为3年多时间,任县市委书记的,在疆工作时间为5年。

辽宁省人民政府官网去年3月发文称,按照中央统一部署,自2005年以来,辽宁省已相继选派四批共792名援疆干部人才进疆工作。第五批援疆干部人才共273人,其中党政干部110名、专业技术人员161名、企业人员2名,于2017年初进疆。

辽宁对口支援新疆的塔城地区,而且辽宁省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总指挥、援疆干部总领队根据《办法》由同一人担任,为正厅级配置。高宏彬在新疆出任总指挥、总领队的同时,就任塔城地委副书记。

高宏彬从新疆回辽宁后,2012年3月,时任铁岭市委副书记宋彦鳞出任援疆总指挥,但仅仅1年时间,就于2013年返回辽宁。

宋彦鳞的继任者是1970年出生的王延东。但王延东去年10月已经被公布落马,今年6月被双开。

王延东2013年8月于大石桥市委书记(副市级)任上出任辽宁省援疆总指挥,期间也出任塔城地委副书记。2016年12月,王延东结束援疆,返回辽宁任省发改委副主任。

回辽宁10个月,王延东落马。如今,一年后,他的前前任援疆总指挥高宏彬落马。

至少7位十九大代表落马&;1位副国级代表被降级

高宏彬还是十九大代表。

可以看出,如果不是落马,他应该是一位高学历且年轻、前途可期的干部。

政知圈(微信:)根据公开报道梳理,十九大之后至今,至少有7名代表落马,其中4名是省部级,另外有一位副国级代表被降级。

除此之外,今年2月24日,新华社发布消息,中央书记处原书记、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杨晶严重违纪,因在审查中能够认错、悔错,被给予留党察看一年、行政撤职处分,降为正部长级。

责任编辑:李孟展

勃沙特的英国籍瑞士传教士。他为自己取的中文名字叫薄复礼。

1934年10月1日,是薄复礼来到中国第12年的纪念日。巧也不巧,偏偏在这一天,他和妻子露茜在完成“复活”祈祷活动之后回家的路上,遭遇中央红军长征先遣部队红六军团以“间谍”之名“逮捕”。随后,他“吃尽了他一辈子也没有吃过的苦”,跟随萧克、王震等一起行军,前后共计16个月560多天,成就了一生中最神奇的经历。

薄复礼被释放后,在昆明疗养的日子里,在妻子的陪同下,把自己在红军部队的经历,口述给他的朋友利德尔等热心人士,整理出了一部回忆录。1936年8月,当贺龙率领的红二军团和萧克、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刚刚完成整编合成红军第二方面军,继续艰苦跋涉在长征路上的时候,薄复礼的回忆录“ ”(《神灵之手》),交给了英国伦敦哈德尔和斯托顿公司于12月出版,成为西方最早介绍红军长征故事的图书。该书出版后,在英国引起较好反响,第二年被译成法文在瑞士 出版社出版。

在书中,薄复礼如实记录了红军的行动,并在《自序》中感谢在红军长征途中的“被捕”经历。1939年,薄复礼夫妇辗转美国、日本,再次返回中国贵州,回到被红军逮捕的地方进行传教。后来,他十分真诚地对教友说:“别的外国传教士都怕共产党,我就不怕。因为我了解他们,只要共产党是我见到过的红军,就不用害怕。他们是讲友谊的,是信得过的朋友。我之所以要回国,主要是新中国还没有加入联合国,国际教会组织没有把这里作为传教的国家,所以几次通知我回国。这就是我要回国的原因,绝不是害怕共产党才回国的。”由此,萧克和薄复礼成了朋友,双方念念不忘长征路上的情谊。直到1987年,他们获得了联系,互相致信问候,写下了红军长征与一个传教士的历史传奇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